墨十五

有点直接,懒,喜欢咕咕咕

Q:听说输入“我真的”会暴露你的弱点?

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也没办法啊,只能说是明天下午吧,上午起不来。。。。。


??什么鬼

188男团😂😂

Q:什么情况会让你会让你离开温暖的被窝?

补习。。。。不然的话我是离开不了我的被窝

睡前一摸


楚晚宁眼中的自己VS别人眼中的楚晚宁

推文

1.《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》by拉棉花糖的兔子(耽美)

个人感觉:还不错,挺甜的,攻刚开始的时候反感受后来真香


2.《儿子他爹总分不清崽子物种》by洛拾意(耽美)

个人感觉:剧情有点点像那种玛丽苏文,就是那个带球跑的,受是九尾猫,开头受,是因为发情期跟攻那个了,结束回到原来的地方,发现自己怀孕了,然后生下之后,回到人界去了,遇见了攻,然后攻一直问受他们的儿子在哪里,受说就在这里,攻一直找啊找,愣是没找到,(其实他们的儿子在下了人界之后,回了原来的身体,是一只猫,只跟着受生活)后来因为一次意外,他们的儿子在攻的面前用猫的身体说了人话 ,然后攻就明白过来了,然后又开始疯狂追受,攻和受的儿子是攻的前世的死对头。。。。这些剧情让我很出乎意料



3.《瘸子都被我忽悠得站起来了》by黑猫睨睨(耽美)

个人感觉:好看, 挺沙雕的。受前世是个玄术师特有名的那种,他因为为了救了一城的百姓,献祭了自己的血。。。肉,重生到了同名同姓的一个人身上,剧情挺有意思的,后来你绝对想不到,前世的受和重生的受是同一个人,而且受还是阎王爷的亲儿子,是因为在投胎的时候受的灵魂和阎王爷吵架了,然后分裂出一个魂魄,跟阎王爷吵架剩下的九个魂魄投胎了



4.《兼职无常后我红了》by拉棉花糖的兔子(耽美)

个人感觉:兰菏演技挺好,文风比较幽默



5.《惊悚练习生》by妄鸦(耽美)

个人感觉:啾啾冲啊



6.《朕怀了摄政王的崽》by小文旦(耽美)

个人感觉:虽然不是abo设定,但挺有意思的,说一句,受和攻是因为中了一种叫合欢蛊的蛊虫,然后母虫和自从结合在一起才可以怀上孩子,还有副cp



7.《古代吃货生存指南》by可乐姜汤(言情)

个人感觉:千万不要晚上看,那时候吃点东西,不然你会馋死,这篇文曾经让我的大半夜的时候肚子咕咕叫,感觉大部分都是描写美食的,男女主到最后面的时候才doi



8.《老婆粉了解一下》by春刀寒(言情)

个人感觉:乔乔掉马的时候巨好笑



9.《新时代,新地府》by林知落(耽美)

个人感觉:总是会发生出乎意料的事情,比如反派是千年的僵尸,醒来之后,和主角对上,本来快要打败主角,然后主角忽然来一个现代武器,把古代反派打了个措手不及



10.《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》by一节藕(耽美)

个人感觉:攻有那么一丢丢病娇,双重生



11.《火焰戎装》by水千丞(耽美)

个人感觉:攻是不渣,但他骗了受



12.《烂柯棋缘》by真费事(起点)

个人感觉:好深奥



13.《娱乐圈是我的》by春刀寒(言情)



14.《当年万里觅封侯》by漫漫何其多(耽美)



15.《粉黛》by七英俊(耽美)

个人感觉:伪装成基佬的攻和伪装成直男受的爱情好香,虽然一开始我站错了cp



16.《想飞升就谈恋爱》by龙柒(耽美)

个人感觉:堪比究惑,双方都失忆了好几次,虽然有点刀子,但是真的好香,我最喜欢的一个世界是父子的那个,超带感的伪骨科


心声9.



    洛冰河却不依不饶,“请师尊告知弟子。”


    沈清秋摇头道:“那东西没用。”


    洛冰河执着道:“不试上一试,师尊怎么知道呢?弟子知道师尊不想让弟子冒险,可如果不冒这个险,弟子永远也不能心安!”


    这个真不是!!!


    你为什么非要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么孝顺我老人家!!!


    劳资总不能告诉你要解毒除非跟你啪啪啪才行吧?!


     听着沈清秋的心声,众人纷纷憋笑。


    沈清秋跟他说不清楚,寒了寒脸:“为师是不是平时对你太过纵容了,这种时候,也是能任性的?”


    简单粗暴点来说就是叫他闭嘴。


    说真的,这几年来,他绝没对这个徒弟说过稍微重一点的话,是以洛冰河听了后,先是一怔,果然听话乖乖闭嘴了,可依然目光倔强,正阳剑也不肯收回鞘中,明显不是退让的意思。


      清静峰众人低头沉思了一下,好像是的吼,师尊很少对洛冰河说过稍重一点的话


    正当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。一旁的莽林中草叶蹿动,转出一个人来,身后还带着一众狼狈不堪、经过一番浴血奋战的弟子。


    沈清秋警觉地把目光移开,一跟他打了个照面,就觉得仿佛天降巨锤砸在他太阳穴上。


    其实这人貌也算周正俊朗,只是言行举止之间,一股猥琐之气挥之不去。他见到沈清秋和洛冰河,笑了一下,把光华流转的佩剑插回剑鞘,“原来是沈师兄。既然和你们汇合了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
    沈清秋呵呵。


    放心。放心个屁!有你在才不放心好吗!就算你是原著的作者!!


    尚清华这个人,就是这场大骚乱的罪魁祸首!

    

     尚清华:嘤嘤嘤。



    尚清华,这个在沈清秋心里被吐槽过“尚清华,呵呵,我还考北大呢”的角色,乃安定峰峰主。


     尚清华:嘶,当初起这个名字,还真是因为想上清华呢。


    同时,他也有另外一重身份——仙盟大会祸事的内鬼,魔界数年前埋下的一颗棋子。


    原本,尚清华只是安定峰一脉下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弟子,被魔界要人抓到,逼他做卧底。


    啊不,没怎么逼,他毫无心理压力地就乐呵呵地接下了卧底这个重任。


    有了魔族作为暗中后盾,从此尚清华顺风顺水,一路青云直上,最后居然坐到了安定峰峰主的位置。


    可是,他还不满足。为什么呢?


    因为安定峰!


    一听这个名字,就知道不是什么有上进心的地方。这座山峰的传统与特长,跟它的名字完全是一个画风——后勤工作。


    理所当然的,这个峰主也就成了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。今天这里送几个苦力,明天那里支援点物资。


    这样一个峰主,威风吗?气派吗?酷炫狂霸拽吗?


    还有身为峰主的尊严吗?


    还不如别脉一个天资过人的小弟子威风呢!


    于是尚清华义无返顾地成为了魔界走狗。以帮助魔界称霸人界为己任,干尽坏事。


     尚清华表示:打工人,打工魂,打工都是人上人!!


    沈清秋抬了抬下巴道:“尚师弟,你来时,可有在附近见到大型魔物。”


    尚清华装愣,道:“大型魔物?这个,倒是没有。”


    沈清秋心道:这装的,跟真的一样,不愧是你,向天打飞机,奥斯卡都欠你一个小金人了。


       众人:奥斯卡是谁?为什么欠尚清华一个小金人?



      这里的“大型魔物”,也是剧情的关键(道具)之一。原作之中,洛冰河的上古天魔之血之所以会暴露,就是因为仙盟大会里,被放进来了一只黑月蟒犀。


    洛冰河为了保护众人,拼死战斗。黑月蟒犀杀伤力和体型都是巨型级别,他当然战不过;战斗不过怎么办?爆种呗。


    于是,洛冰河就当着沈清秋的面,暴露了。


    就是因为这样,沈清秋才有理由“大义灭亲”,一掌把他打下去。


     (除苍穹山派)众人:这位洛冰河,真惨。


    沈清秋刚才一直没感受到黑月蟒犀的魔气,更没听到传说中那标志性“似蟒又似犀”的对月长嚎,现在,尚清华也说没见到,不由得警惕起来。


    没有这个关键道具的话,总不至于要他毫无理由地就突然踹洛冰河一脚吧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忍不住看了沉默不语的洛冰河一眼。这孩子似乎还在解不解毒、摘不摘花的事上死磕,看着他的目光执拗中,似乎还带了一点委屈。


    你委屈个毛线啊我这是为了你好!你摘花可以,不要搞错送花的对象谢谢!


    真是的还要我这个渣反教男主怎么做人,也是醉了!

   

    众人这回真的憋不住了,纷纷大笑。

  

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沈仙师真的太难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虽然徒弟这样做很暖心,但是真的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”



  

    尚清华痛心疾首道:“放这些魔物进来的人当真歹毒。一路上已折损了不少各派弟子,这些都是修真界未来的栋梁啊!”


    沈清秋就呵呵了。你装个屁啊那些魔物都是你自己放进来的好不好——


    尚清华:瓜兄,看破不戳破好不好。


    这句还没吐槽完,陡然间,一阵毫无预兆的地动山摇!


    众人东倒西歪,纷纷惶恐不知所措,询问声飞成一片。沈清秋则瞳孔骤缩。


    这种7.5级的震感,绝对不会有错。


    无间深渊,终于被打开了!那段改变男主人生的剧情它终于来了!!


    所谓的无间深渊,乃是人界与魔界交界之处的空间。


    作为一个过渡空间,无间深渊充满了危险与未知,处处是扭曲和撕裂的空间漩涡,烈火岩浆。


    在场的诸名弟子一路杀来,原本就消耗过大,强震过后,居然倒下了大半,剩下还勉强能站着的,只有沈清秋,洛冰河,尚清华三人。


    无间深渊既然被打开,就说明,一定有魔族的东西从那边出来了。


    三人屏息凝神,戒备十足,静静等待。


    从黑暗之中,缓缓走出来一个高大的男子身影。


    一看到他那张冷若冰霜的脸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,沈清秋就知道这是谁了。


    他斜眼睨了一下脸色刷的苍白起来的尚清华,想笑却笑不出来。


    为什么这个未来洛冰河手下为非作歹、杀人放火的好助手、好机油,会现在就出现在这里!


     尚清华挤了个眼神给他:我怎么知道!!


     漠北君是个纯血魔族,正宗的魔二代,继承了家族在魔界疆界北方的领地,沿袭了魔君的位置,整天神出鬼没,无所事事,谁都不鸟。如此特立独行的一个角色,被中期开挂的洛冰河暴揍一顿之后,莫名其妙的就俯首称臣,任之驱使了。从此洛冰河就多了个跑腿打杂的(……)。


    不过……搞清楚,按照原著进度最起码还得五百章才轮到你出场好吗大大?!


    乱了乱了,全乱套了!


     漠北君诧异地看了一眼沈清秋,然后看向洛冰河。


    尚清华抢上前一步,喝问道:“阁下乃是何人?为何出现在此?”


    沈清秋:……呵呵,继续装?


    那不就是你真正的直属上司吗,放危险生物到仙盟大会里面的指令就是他给你下的,你继续装!


     尚清华:同乡何必为难同乡呢瓜兄QWQ


    漠北君微微侧首,俊朗阳刚的轮廓一半沉浸在黑暗里,让人心生寒意。尚清华又往前走了一步,他只是抬了抬手指,尚清华就被一股突如其来的猛力掼到半空中,撞断了一颗古木,晕了过去,口中鲜血还是狂喷不止,直喷得沈清秋忍不住心生敬佩:


    兄弟,为了业务,你也是蛮拼的!


     那是!哥可是专业的,尚清华暗暗想到。




    沈清秋心内长吁短叹。


    好吧,他就知道,还是要靠他出面。


    他挡在了漠北君前行的道路上,横剑在前,不卑不亢道:“阁下可是魔族中人?”


    这是句废话。那黑乎乎的团团魔气看不见就是瞎了好吗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一道白影闪过,洛冰河居然一语不发,挡在了沈清秋身前。


    刚才还起了争执,现在强敌当前,却又毫不犹豫挡在他身前,说沈清秋完全不感动,那是假的, 只是他越发觉得待会儿要做的事太对不起洛冰河,道:“冰河,退下。”


    洛冰河不回答,也不离去。与漠北君平平对视,居然丝毫不为他的威势所动。


    漠北君“咦”了一声,像是发现了一点能挑动他兴趣的东西。


    沈清秋提高了声音:“胡闹,哪有徒弟挡在师父前面的?”


    漠北君道:“你是苍穹山派弟子?”


    洛冰河答道:“苍穹山派清静峰座下弟子洛冰河,领教阁下高招。”


    漠北君忽然冷笑道:“仙者不仙,魔者不魔。有趣。”


    沈清秋听到这一句,突然有点恍然大悟的感觉。


    莫非……漠北君出现在这里的理由……是来代替黑月蟒犀推动主线的作用的?


     众人:什么是推动主线?


    “仙者不仙”,说的应该是躺旁边装死还不忘吐血的尚清华,明明是修仙者却为魔族当牛做马。而“魔者”,在场的除了洛冰河,还能指谁?毕竟以他那双如炬的火眼金睛,一眼就能看出洛冰河身上血统的不同寻常之处。


     渣反众人:我去,洛冰河居然是魔族!!??


    沈清秋不能确定,便不敢冒险,冷声下令:“冰河,为师的话你是听还是不听?我现在让你立刻离开,把附近所有的别派前辈都召来,你去还是不去?”


    洛冰河目不转睛盯着那身份不明的魔族男子,道:“师尊,他不会让我们中任何一人走的,倒不如拼尽全力,共同与之一战。”


    沈清秋道:“你留在这里,只是白白送命。”


    洛冰河道:“无论为师尊而死,抑或与师尊同死,弟子都心甘情愿。”


    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你个熊孩子!



    漠北君蔑然道:“与我一战?”后面那“不知天高地厚”很给面子地没说出来。沈清秋心道,幸好你没说出来,不出三年,洛冰河单手就能揍得你爬不起来,你还不是老老实实给人家做爪牙,妥妥的自打脸!


      众人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
    漠北君又道:“也好,那我就看看,你究竟有几斤几两,能否与我一战!”


    话音未落,空气中陡然杀气大增。


    沈清秋脚下步法变幻莫测,瞬间闪到洛冰河身前,左手抛出修雅剑,不管顶不顶用先挡一阵再说,右手拎老鹰拎小鸡一样拎了洛冰河就甩出去,把他送到漠北君魔气范围之外,转身就跟漠北君一掌一掌对上了!


    两人双掌相接,沈清秋胸口一阵血气翻腾,就像被人当面打了一拳,浑身灵力都沸腾一样滚滚不休。他修为虽然不低,但魔界魔君的承袭有个作弊的设定,就是新任魔君能直接继承上一代魔君的七成功力,代代累积,可想而知,金丹在漠北君面前根本不够看。


    可他必须得尽力拼一把!


    对付这种脾气古怪的中二枭雄,唯有不顾性命拼死一战,才是活命的可行之策。根据沈清秋看各种小说十几年的经验,这类型都会对血战到底不服软的臭硬骨头留几分尊敬,对软脚虾胆小鬼,那可是绝对毫不留情的!


    洛冰河被沈清秋送出一段距离,自行折回,正阳剑出鞘。漠北君撤出一手,在迎面而来的炫白剑芒上一弹,剑身承受不住海量灌入的魔息,白光炸裂,当场断裂成数截。


    他单掌与沈清秋双掌相对,却还压倒性占据上风,觉得没兴味了,发力震开沈清秋,道:“资质奇差。基础心法死板。滚。”


    沈清秋:“……”


    如果是原装货听了这话,必定吐血三升。


    原装货沈九:谢邀,人已经不在了,莫cue


    沈清秋的资质在人界不能说是空前绝后的奇才,起码也能说是千里挑一的优才;苍穹山派的基础心法那不叫死板,叫做正统!到了漠北君嘴里,就成了一坨垃圾……


     


    洛冰河佩剑断裂,也不在意,但见到沈清秋被掌力震得内脏受损,咬牙血往肚子里吞,却眼神陡然森寒起来。


    他周身气场,瞬间变化了!


    漠北君觉察到这种骇人的变化,两眼放射出兴奋而嗜血的冷光:“先解决掉你这个碍事的师父,再来战!”


    空气中忽然凭空凝出一支通体纯黑的冰剑,一生二,二生四,四生八,瞬间分裂成数百把自称阵列的冰剑,从四面八方朝中央包围的沈清秋射去!


    这些冰剑普通的防御根本无法抵挡,因为它们是用最纯正的魔气凝成的。沈清秋现在灵力将近枯竭,两者对上,正如星星之火与滔天巨浪这么悬殊的对比,结果如何,不言而喻。


    剑阵如雨倾盆而下的刹那,沈清秋心中咆哮。


    多大仇,要死也不弄个好看点的死法,这样一百多把黑乎乎的剑在身上捅,人都要被穿成筛子,还能看吗?!(这一段我为什么会想到天官的190  QAQ)


     当然不能看了。



    然而,等了良久,也没感受到万箭穿心的痛苦。


    在这种时候,如果不是漠北君忽然抽风,撤回剑阵,那就只有一个人,一种可能,挡得住这一波杀气冲天的攻击。


    沈清秋面无表情睁开了眼睛。


    果然。


    四面八方的上空,密密麻麻的剑阵被粉碎了。粉碎的非常彻底,仿佛,消失无踪,夜空之中,只有漫天黑色的冰晶,反射着月光,点点落下。


    那画面甚至可以用美来形容。


   当时不在场的人:谢邀已经想象到了。


    然而,站在画面中央,周身和眼中仿佛都有一场暴风雪正在聚集的洛冰河,却只能用“可怕”来形容。


    他沈清秋一介人渣反派,何德何能,居然让男主为他爆种、为他挡剑?!


     尚清华在心里怒吼:凭他喜欢你!!!


    这是一场非人类的战斗。


    沈清秋坐在一棵大树旁,边把淤血往肚子里吞,边运功疗伤,边观察这场劈山裂石的混世魔王大战。


    洛冰河的魔族血统封印尚未解除,漠北君也只是在试探他,可依然打得昏天黑地日月无光,两个人惊涛骇浪般的魔息溢出,几乎遮云蔽日。


    这一带原本是千叶净雪华莲……这玩意儿是叫这个名字没错吧?!对,千叶净雪华莲的精华范围,魔界生物们根本不敢靠近,可是被铺天盖地的魔气一薰,那朵灵气盎然的雪莲枯萎得都坏死到根部了,那些黑暗中潜藏着的生物纷纷爬出来,贪婪地汲取对他们而言是芬芳的气息。


    众人:沈仙师/沈师兄/师弟/沈清秋堂堂一个仙师居然记不住那些仙草的名字!!


    沈清秋见有几只鬼头蛛偷偷摸摸爬到几名苍穹山派弟子的身上,毛腿子就要□□人家太阳穴里。他又灵力差不多耗尽了,不能法攻,只能直接抓住它们污垢纠结的毛发就往旁边一扔。


    他是看准了才扔的,就专门冲着尚清华身上扔!


     尚清华:瓜兄,你不道德!!


    而那边,漠北君已差不多试出了洛冰河的底,打算收手给出最后一击了。


    他手指一弹,送了一道猩红的光流种入洛冰河额头之中。


    那道光流一与洛冰河额头相触,立刻浸入皮肤,化为一枚火红的纹章。洛冰河杀昏了头,不知道那是什么,只觉得头痛欲裂,几乎要跪倒在地,浑身一股翻腾的残暴冲动无力发泄,随手一甩,爆发的魔气出膛炮般轰向漠北君。


    这一下威力极大,漠北君举手化开,微微诧异,赞许道:“不错。”


    他也不管现在的洛冰河意识清不清楚,自顾自道:“人界并非你应留之地,何不回归本源?”


    现在,沈清秋终于能百分之百确认了。


    是的,漠北君的突然出现,就是为了代替黑月蟒犀的作用!


    只是比起原著,漠北君做得更彻底。他他他,他居然直接解开了洛冰河身上压制他魔族血统的封印。


     众人:我勒个去⊙∀⊙!



---------------

踹人:@戏精旁白本白 @耽果 @晚希 @tian @楚安瑾 


踹人只踹五个哦~


顺便宣个群:


欢迎来玩呀~

猜猜这画的是谁?